北京翰海拍卖征集:文房清供逸趣八方——清瓷笔筒

以文房,入清供,是中国古代文人逸趣所在。与岁朝清供不同,文房清供美妙的兼具实用性与赏玩性,于汉代即以出现。至宋时蔚为大观,宋代赵希鹄撰写《洞天清禄》,即为文房清供之专著,而林洪《文房图赞》,更将十八种文房用品,赞为“十八学士”。但此时文房清供之中,尚不见笔筒的身影。盖因笔之搁置,早期为笔格及笔架居多,而口底相若,呈筒形的笔筒,却出现较晚,伴随着明清时期竹刻一同兴起。

明清两代笔筒材质纷繁,大抵竹、木、象牙、瓷、玉、漆、铜皆可为之,并且于明代,以竹木为材方入清供,《文具雅编》中论及笔筒,认为“湘竹为之,以紫檀乌木棱口镶座为雅,余不入品。”这一情况在清代康熙时期,巧然发生变化,康熙朝瓷质文房方兴未艾,其中尤以笔筒最为出色。

此笔筒口底相若,胎体厚实匀称,器内及器外底留有修胎镟纹。外壁以通景式描绘玉堂。以青花留白饰玉兰,以釉里红饰牡丹,以青花饰枝叶,并以青釉点缀山石。青釉积厚处,色呈浓,更显出石头层叠质感。虽多种高温釉彩同时使用,却设色淡雅,依然呈现出恬淡安静的气氛。外底稍内凹,中心以青花书“大明宣德年制”六字寄托款。

此类笔筒除本品外,也有山水为饰并署康熙本年款者。参见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收藏,图载于《故宫藏瓷·清彩瓷(一)》,香港,1969 年,图版1;另一展览于《求知雅集珍藏·中国古陶瓷展》,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香港,1981 年,编号151。

乾隆时期笔筒不仅烧造数量大增,而且器型、装饰风格及纹样皆极富变化。器型或为圆形、四方,或为六方、八方,装饰风格又有青花、粉彩、各种颜色釉,仿生瓷等。纹饰题材更为包罗万象,但其中最令人瞩目的,无疑为御题诗文类笔筒。

许之衡《饮流斋说瓷》曾赞叹:“康雍乾三朝绘画不题字之品为最多,有题字者较少,若题字必精楷,又以御制诗为至珍贵。”笔筒以六方为形,口底相若,底承六如意足。口沿描金,内外壁与底皆罩白釉,每一面皆做矾红四方倭角开光,内以墨彩御题诗为饰。

附图 LOT 1047《乐善堂全集》·卷三五《赋得白菊为霜翻蒂紫》《赋得野径寻梅见小春》

附图 LOT 1047《乐善堂全集》· 卷三九 《稽古斋燕集咏牡丹二首》

此六首皆出自乾隆皇帝居藩时期诗文作品结集《乐善堂全集》,乐善堂为乾隆为宝亲王读书处,雍正八年秋,弘历编其所作经说、史论、序跋、杂文、诗赋为《乐善堂文钞》十四卷,又称《庚戌文钞》。乾隆元年,皇帝“爰取庚戌文钞所载存十之三,续作未订入者存十之七,总为一编共若干巻”(《乐善堂全集定本》四库全书本干乾隆自叙)而成《乐善堂全集》四十卷。

该集不同于之后的诗文作品或由文臣捉刀代笔,真赝不明,《乐善堂全集》中诗文皆为弘历亲作“乃朕夙昔稽古典学所心得”,于乾隆二年付梓行世,本品六首御制诗皆出自其中。其后乾隆二十三年,降旨收缴改订《乐善堂全集》,谓之:“今日偶阅《乐善堂集》,缘初刻所存卷帙颇繁,其中多有不甚惬心之句。”令儒臣蒋溥重新编次,厘为定本三十卷。较之《全集》“存者十之五六云”。故如本品之中所题《稽古斋燕集咏牡丹二首》、《赋得白菊为霜翻蒂紫》皆于定本中删去。

根据《清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档》(《清文件》)记录:“乾隆七年八月十一日,奉旨着…御制诗句画山水壮罐甚好,令唐英不独此壮罐款式,别样瓶亦照有诗句山水花卉烧造。”,此条记载为目前文献所见最早乾隆帝下令大量烧造御制诗之记录。

其后于清档中尚有一条记载:“乾隆十七年,十月十六日,王常贵交御制诗四套,传旨,着赏唐英,嗣后烧造磁器,应用诗之处即用此诗捡选烧造,不必用《乐善堂》诗文。钦此。”此处御制诗四套即乾隆十四年刊定之《御制诗初集》,由此可知题写乐善堂御制诗之下限。故乾隆十七年以前官窑上的御制诗主要来源于乾隆二年本《御制乐善堂全集》,十七年之后则改为以乾隆皇帝登基后所作的诗文为主,如此件题写《乐善堂全集》收录诗文之瓷器,当做于乾隆十七年及以前,即厥功至伟的唐英督陶期间。

遍查公私著录,馆藏六方笔筒,大多为一面诗一面画之装饰风格,例见南京博物院藏粉彩花卉纹墨彩御题诗六方笔筒例,参见《中国清代官窑瓷器》,页316;

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八方笔筒例,见录于《故宫博物院藏御制诗陶瓷器》,页210-213,编号70;及页214-217,编号71;

附图 LOT 1047《故宫博物院藏御制诗陶瓷器》,页210-213,编号70

所藏59号御制诗方笔筒底心同本品皆以红料彩书“大清乾隆年制”六字三行篆书款。该笔筒据廖宝秀女士考据或为乾隆七年《活计档·记事录》所载之“洋彩诗意方笔筒两件”,墨彩书写字体及款识皆与本品结字相类,加之诗文内容,或可证二者同属此一时期唐窑“试造新样”呈进之御品,而全器无纹仅以御制诗为饰则更为罕见。

唐英与清代官窑督造事业结下伴随终生的不解之缘,而于其悠長的榷陶生涯中,除供御瓷器外,更有一种自用或馈赠亲友之作,多为各式文房小品,常属唐英斋室名号,将隽公之精神意趣折射于陶瓷之上,文雅而精巧。

此笔筒口底相若,造型小巧隽秀。外壁以墨彩通景饰绘墨龙图,浓云重裹,以墨彩绘饰的乌云之中,有苍龙腾挪于其间,云气从龙而动,龙身若隐若现,龙首、爪、背脊等显现之处,描绘生动而详实,威风凛然,大有破壁之势,其龙纹遵循三停九似之原则,运用不同浓淡之墨色描绘,还划以细若毫芒之鬃髯,使其外观与质感愈加逼真。知白守墨之法运用得当,隐现之龙身只占画面中段,大片留白处则以淡墨染烟云变幻,突出龙踞云端之空间感,愈显滂沱气韵,声势夺人。烟云浅淡之处双行行书“龙以水行又出火中,水火既济风动云从。珠山环翠亭制”及钤印“珠山”篆书款。

整器描绘纹样及行书皆似出自唐英之手笔,其对墨龙纹样尤为钟爱,曾做画龙诗,并于其手稿中提及“指日春雷震太空,甲麟头角势英雄。乘云带雨飞千里,吸露呼风上九重,掷扙葛陂仙法大,点睛僧壁巧人同。恩波桃浪溶溶暖,一任遨游四海中。”旧人诗。此诗曾题于原中国文物总店收藏「陶铸」款墨彩云龙纹题句天球瓶,参见《中国古代陶瓷艺术—明清彩瓷和颜色釉》页178,图76。该纹样粉本出自宋画家陈容的墨龙图,唐英赞叹墨龙绘饰如仙法,比拟点睛之妙。

其后于手稿中,唐英说明此诗为友人画龙见赠并缀以诗,遂“和其原韵答之”——生龙无人见,画龙写其意。在田与在天,见者易曰利。尺木待朝天,泥蟠不择地。云路试飞腾,渊潭抱珠睡。金壶墨浪翻,霖雨作世瑞。尘眼昧端倪,首尾谁测识。八十一鳞成,天矫自灵异。”乾隆十三年四月十七日蜗寄居士作。

以上诗文所题记时间为乾隆十三年,故此类墨龙纹样或应于此后绘制烧造。对比此二者纹样及装饰风格皆十分接近,而所画三爪腾龙,也符合朝廷对民间用瓷礼制规格要求。唐英于呈给乾隆的《请定次色瓷器变价之例以杜民窑冒滥折》中,曾有不能僭越黄釉器及五爪龙等提议,虽乾隆御批“黄器如所请行,五爪龙者,外边常有,仍照原议价。”否决了唐英对五爪龙次色瓷器运京处理的动议,但于唐英所绘自用龙纹器皿之中,仍仅为三爪龙,彰显对皇家威仪之维护。

背面题记及钤印,皆非唐英制器常见落款,纵观目前存世唐英自制器皿当中,多见使用其字号、堂名等署款,提及御窑厂地方名称者鲜见,墨彩笔筒一例,题“戊辰嘉平月敬书于陶署西轩”,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,唐英白底墨彩四体书笔筒,馆藏编号新00154083;而珠山环翠亭,作为唐英经常闲暇登临之所,于其诗中亦多作吟咏,如“署冷官闲游足健,一亭环翠珠山阿”;“庄生梦里翩翩蝶,环翠珠峰夜夜还。唐英痴爱环翠亭,于其戏曲专辑《灯月闲情》之《虞兮梦》中,唐英化身陶成居士自白:“这官署中有座珠山,绝顶上有个环翠古亭。公余游泳其间,颇堪登眺栖止。”可见唐英对环翠亭钟情之至。

尚有一例墨彩云龙笔筒,为暂得楼胡惠春旧藏,后捐赠于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出版于《清瓷萃珍—清代康雍干官窑瓷器》,1995年,图85,背面同题前述画龙诗文。此笔筒即集诗、书、画、印于一体,取宋人意蕴,诗文内容与画面互为诠释,相互辉映,呈现完整文人画于陶瓷文房之上,以致本品文气荡漾,苍隽殊常。

(附图 LOT1041 《中国古代陶瓷艺术—明清彩瓷和颜色釉》页178,图76)

据叶氏《再续印人小传》称:「唐英,工宋人山水人物,能书,诗有清思,榷两淮、九江,珠山昌水见之笔墨者为多。曾主官窑事,制器甚精,今称唐窑,尝亲制书、画、诗,付窑陶成屏对,尤为奇绝。」雍正六年至乾隆二十年,在唐英长达二十八年的榷陶生涯当中,不但为清宫烧造过许多精彩绝伦的旷世佳器,亦有署款唐英斋室名号之文人雅物,常见署款有“陶铸”、“隽公”、“蜗寄居士”等,本品即为当中的一款,文雅而精巧,藉此可鉴唐英之文人性情与意趣。

唐英一生才华横溢,除榷陶外,诗词、戏剧、书画均造诣非凡,只是为榷陶盛名所掩,少人提及。正如高斌为《陶人心语》做序中所书:“唐俊公先生自少与予同侍内廷,长予一岁,顾先生之书画,法皆臻绝妙,又能诗善属文,才情掞发,声望卓然。”其行书宗法二王、米芾,取诸意态,融其性灵,行笔遒劲洒脱,意气酣畅,即得圆秀之姿,又富逸宕之气。

本品与故宫所藏墨彩诗句笔筒相类,皆取唐代徐氏所作《玄都观》诗入题。故宫例,另首取诗为李白的《王右军》,本品则为唐代王表的《赋得花发上林》。本品二诗皆以山水入诗意,《玄都观》一首以观景寻超脱之路,最终顿悟欣喜“莫道穹天无路到,此山便是碧云梯。”更于《赋得花发上林》诗后再续作者感悟“但除知己外,都是慕名人。”将其所思所想,寄寓于此方天地,艺术品味独具一格,儒雅成趣。

清代吉庆装饰题材的运用已臻化境,讲究“图必有意,意必吉祥”,乾隆一朝更为突出,此笔筒以婴戏为题,即为传统吉祥纹样,寄托了祈求子孙繁衍昌盛的美好心愿,也让人于无声之处感受到无限童线清乾隆御制粉彩五子嬰戏图笔筒

外壁以瑰丽之粉彩绘饰五子婴戏图,一童子手持画戟,挑福磬,身后童子持莲、持如意,戴鬼面,持金锭,寓意吉庆连连,连生贵子,必定如意。戴鬼面之童子亦有驱逐疫病之吉意。乾隆山东《乐陵县志》记载“腊月二十四日俗传送灶……儿童击锣鼓饰鬼面,有傩戏逐疫之遗。”

清代朱彝尊曾作《笔筒铭》∶“笔之在案,或侧或颇,犹人之无仪,筒以束之,如客得家,闲彼放心,归于无邪。”明清两代,笔筒这种大不盈尺,小不足寸的文房雅器,成为上至帝王,下至士人承载精神风貌之所在。于书斋之中,抒情遣兴,将图样设计与文人意趣完美结合,使精致的雅趣有了妥帖的安顿处。

希望对藏友有所帮助或者引起你的一些小兴趣。少走弯路,关于民间藏品的出手想必藏友们都会有疑问和顾虑,但是还是要尊重藏品的客观事实,实事求是,以诚相待!你的一份认可才是重要的。

国内一线拍行送拍(嘉德,保利,翰海,全国国有文物商店交易会)藏品征集(yelin10723 叶老师)

征集项目:近现代书画、古代书画、当代书画、油画雕塑、古董珍玩、紫砂艺术、铜炉佛像、瓷板画、印章、玉器等;(钱币、邮票勿加,暂不征集)

收而不研者俗,藏而不鉴者傻,以藏学师者德,以藏悟心者美,以藏缘友者雅,以藏养藏者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