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老汉沉迷画画40年妻离子散专家:作品一般没资格进美协

当我们遨游在世界历史名人绘下的耀眼图卷中,我们一遍遍温习名人事迹,并不断歌颂。或许我们会发现,这些可以称之为天才的人们,也成功地扮演着惊世骇俗的疯子。

所谓的天才和疯子,并非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点,他们或为梦想倾尽一生年华,或为追求功名利禄。

在我们的身边,就有这样一个有着超高绘画天赋,却一生穷困潦倒的“疯子画家”,他就是赣州徐荣发。

徐荣发,1956年出生在江西一个普通家庭,从小就痴迷画画,经常一个人独处。

在同龄人都玩泥巴捉迷藏,嬉笑打闹的时候,他就默默地捡一些木炭、石头在地上画画。当时的亲朋好友都称赞他的绘画天赋,邻居们也夸他是“小画家”。

当时的年代能上大学的人屈指可数,与如今的大学生相比,含金量也是大不相同。

徐荣发也因此在家乡成为了有名的才子。可正是大家口中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竟一生凄苦,无依无靠。

在他大学顺利毕业后,就成为了一名美术老师,富有才华也获得了学校和学生的赞誉。在大学任职期间,成家立业,结婚生子,日子过得平淡但也安稳。

但天才的思想必定会与常人不同,即使收入颇丰,衣食无忧,家庭和睦的徐荣发,依然觉得安稳的执教生涯并不是自己内心所追求的。

简单的教书生活,让徐荣发觉得无法发挥自己的才能,无法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,在学校教学的时候,也无法做到心无旁骛。

也许这种追求就是“疯子画家”心中不安分的想法,也正是基于这种因子,很多和徐荣发一样的天才成为了我们为之扼腕叹息的凄凉风景。

徐荣发为了追求自己心中的极致快乐,毅然决然地向学校辞职,背井离乡来到广东,想要在这里找到更广阔的绘画天地。

他就像那些中国历史上隐居世外桃源的文人墨客,诗仙李白放弃高官厚禄,肆意天涯。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,却甘愿归隐山林僻野,与清风作伴。

徐荣发也是一样,来到广东的他失去了生活的经济来源,全家老小跟着他食不果腹,生活无比艰难。这个世界也没有像徐荣发想的那样,不仅作品没有得到赏识,妻子也和他离婚,带着孩子离开了。

即使是性情孤僻,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徐荣发也有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牵挂,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幼时就离开了自己的儿子。觉得自己对儿子有太多的亏欠,没有给到足够的父爱与关怀。

或许是没有了世俗的羁绊,徐荣发一心扑在了绘画上,没有钱买颜料画笔,就用粉笔在木板上作画,即使艰苦非常也甘之如饴。

他画透出着自己对生存尊严乃至生命价值的一种追问,就像荷兰大画家梵高笔下的向日葵,美得令人深思令人眩目。

他的人生也似梵高一般,心怀梦想却潦倒不得志。而更是直到梵高死后,人们才将他奉上神坛,赋予他的作品不同寻常的意义。

徐荣发所追求的也正是这种忘我的精神,在基本的生活都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,他中风了导致右半身都动弹不得。

我们可能以为天妒英才,他至此将于画笔无缘。但是他苦练左手绘画,数年就已经和右手一样,下笔如有神。

2008年,数十年如一日坚持的徐荣发终于在网络上走红,网友将他的画作在论坛上发出,当天就有几十万次的浏览量,数十万人的回帖,终于将这个默默无闻的街头画者曝光在大众面前。

无数的记者纷纷前来采访,大家在报道的视频里可以看到,一个衣衫缝缝骨瘦如柴蓬头垢面的流浪汉专注地挥舞左手,一边喃喃自语,一边行云流水地将自己灵魂深处的所思所想倾注在画板上。

《大江周刊》刊发《赣州有个‘当代毕加索’》一文,给予他很高的评价,也使得整个社会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。

社会上的舆论褒贬不一,有人说他的话堪比“梵高”,是中国遗落在民间的宝藏。也有人觉得他的画作平平无奇,是很多画家都可以达到的水平。

甚至美术协会赣州分会的负责人曾表示,徐荣发的画作很普通,也没有达到一定的发表水平,因此连进美协的资格都没有。

即使如此,在当时也已经开始有人关注到他,也有很多网友表示愿意购买他的画。当地政府也为他申请了补助,让这个绘画天才可以不再被生活所困,专心画画。

无论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赏他的画,也无论社会对他的评价如何,徐荣发也终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画家,一生无悔便是也无愧此生。

在当时那个国人都在创业经商,一心奔小康解决温饱的年代,徐荣发便与这物欲横流的世界保持着必要的警醒和距离,特立独行,终其一生让自己为梦想付出的璀璨年华,悲壮的散落在时间的长河里。

他可以不吃饭不睡觉但却不能不画画,他的画作立体写实,很难不说他也将这些年的风霜艰苦融入在他作画的情感中,他是天才也是“疯子”。

在现实社会中的人们眼里,这是难以想象并且不被理解的,就像很多人说徐荣发没有尽到一个丈夫、一个父亲的职责。

但人们之所以称他为“疯子画家”,是因为作画,是他不断坚持、从未放弃的信念,这种想要实现的欲望和永不妥协的坚持,才是他所拥有的最伟大的财富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